你聽過星際大戰、世界大戰,但是你聽過檸檬水戰爭嗎?
暑假最後五天,兄妹大戰一觸即發,
誰能賣檸檬水賺到最多錢,誰就是贏家!


你幹麼這麼壞?暑假將要結束,潔西發現伊凡變得很怪異,搞不懂他為什麼這麼不高興?原本說好要一起經營檸檬水攤,卻突然不願意!

太不公平了!學校寄來一封信,開學後,潔西將要跳一級和伊凡同班上課,伊凡一點也不想和妹妹同班,那只會讓大家覺得他很笨。

不靠你,我也可以在四年級交到朋友!既然伊凡不願意和她一起經營檸檬水攤,潔西決定要找一個四年級女生一起經營。

你幹麼一定要破壞我做的每件事?伊凡真不敢相信,潔西竟然和他喜歡的女生一起經營檸檬水攤,而且還擺在他的攤位之前的馬路轉角!

一場檸檬水戰爭就此展開,兄妹倆各自設置攤位,運用促銷活動、降價、加盟等各種行銷方法來銷售檸檬水,究竟誰會成為最後的贏家?

 

賈桂林•戴維斯•文

薛慧瑩、陳佳蕙•圖

定價260元

優惠價79折208元

 

賈桂林•戴維斯•文

薛慧瑩、陳佳蕙•圖

★亞馬遜網路書店讀者
 4.5星好評

 

賈桂林•戴維斯(Jacqueline Davies)


賈桂林•戴維斯寫兒童故事已經十多年。1962年出生於美國俄亥俄州克里夫蘭市,目前住在馬薩諸塞州的一個小鎮,她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和一隻狗。

2005年春天異常炎熱的一天,她的小兒子亨利和朋友在車道上設置了一個檸檬水攤。她的大兒子山姆和朋友也在同一地點設立了檸檬水攤。她在門口站看著孩子們在爭論誰擁有車道的 權利,這時候,那句「檸檬水戰爭」突然映入她腦海。

著作:《畫鳥的男孩:鳥類觀察家約翰.詹姆斯.奧杜本》等。
個人網站:http://www.jacquelinedavies.net/

 

故事有趣又迷人,充滿孩子在現實生活中會遇到的問題,例如數學、友情、手足關係,以及如何判斷是非對錯等等。此外,每篇章節開頭所介紹的行銷術語,解釋得淺顯易懂,讓孩子能容易理解這些看似艱澀的專有名詞,得以一窺行銷的世界。作者寫出會在生活中真實上演的故事,角色討喜,結局風趣新穎,即使是不喜歡閱讀的孩子也會愛上這本書!
──《學校圖書館期刊》

在這本引人入勝的兒少書裡,作者稱職地展現了手足的強項、弱處與觀點。──《書單》

有效地結合了數學(特別是金錢)、經濟與行銷,構成充滿懸疑、教育手法巧妙的情節,讀起來就像暢飲一杯清涼檸檬水一樣輕鬆自在。──《兒童文學》

這本書帶我們上了一堂關於「手足關係」的課。──《華盛頓時報》

本書融合了幽默、數學的樂趣,和實用的行銷技巧,帶讀者探討如何巧妙的與顧客溝通。──《紐約郵報》

作者巧妙的以商務經營和數學問題,建構出故事中的競爭過程和情節,在人際關係上的描寫更是生動。書中處處埋有行銷經營的技巧與策略,教導孩子商業方面的知識,這點很棒!但我認為讀者們之所以愛上這本書,是因為故事非常吸引人,對任何一位期待在閱讀中找到驚喜和樂趣的人來說,這本書絕對不會令人失望!
──亞馬遜網路書店書評•作者為圖書館館員

3 合資企業(joint venture,名詞)
 兩個或多人聯合起來販售產品或進行計劃。產品售出或計畫完成的時候,這個合資企業也就跟著結束。


  「你妹真的很——」
  「閉嘴啦!」伊凡說。
  「啊?」
  「閉嘴就是了。她還好,只是……只是她不……總之她還好啦,所以閉嘴就是了。」
  「好啦。」史考特舉起空出的那隻手表示求和。
  伊凡腹背受敵,每走一步,笨重的保冷箱就會碰到內側的腳;塑膠椅又刮著他外側的腳。他暗想,瘀青又流血,就為了和史考特.斯賓塞一起玩。
  為什麼傑克不在家?萊恩也不在家呢?為什麼亞當這個星期要去鱈魚角?爛透了!
  「我們要走多遠啊?」史考特嘀咕著。
  「就到街角那裡。」伊凡看著汗水從臉龐滴落在炙熱的人行道上。
  「我們待在車道就好,那裡可以遮蔭。」
  「街角比較好,相信我。」伊凡說。
  他記得,去年夏天潔西跟他說過同樣的話。當時他們一起擺檸檬水攤,他們拖著保冷箱過街,路過兩棟房子的時候,伊凡就像史考特一樣大發牢騷。可是潔西態度堅持,「這一邊有人行道,」她說,「這樣兩個方向的行人都會經過,開車的人也會看到我們而放慢速度。另外,旁邊的小路會有一些小朋友,他們的媽媽不希望他們越過達蒙路。所以街角比較好,相信我!」

 

  她說得沒錯。那天下午他們賺了不少錢。
  他們花了十秒鐘就擺好了檸檬水攤。伊凡把折疊椅撐開,在保冷箱兩側各放了一把。史考特把招牌面向街道斜放,以便獲得最大的廣告效果。然後他們都坐了下來。
  「老天,好熱啊!」伊凡說,然後脫下棒球帽,用T恤把臉上的汗水抹去,接著從保冷箱裡抓起一塊冰塊放在頭頂,再把棒球帽戴回去。
  「對啊,」史考特說,「我渴了。」然後他把手伸進紙袋拿出一只杯子,是職棒賽的攤販會用的那種大型紅色塑膠杯,接著他從保冷箱拿出其中一壺檸檬水,將杯子倒滿。
  「嘿,別倒那麼多啦!」伊凡說,然後也替自己倒了一杯,不過只倒了半杯,然後咕嚕嚕的灌完。還不錯,他想,雖然他有注意到上面漂著一隻死掉的果蠅。自從天氣變溫暖,他媽媽就一直在跟惱人的果蠅纏鬥。廚房的水槽,也就是水果盆那裡,散布著小小的果蠅屍體。
  史考特把喝個精光的杯子隨手丟在地上。「啊!」他滿足地說,「好喝!我要再來一杯。」
  伊凡伸手撿起史考特扔掉的杯子往椅子底下塞。「不行啦,別這樣,史考特,你這樣會把我們的利潤都喝光的。」他把雙腳跨在保冷箱上。「冷靜點。」
  「我再喝一杯就可以冷靜下來了。」史考特說。
出現了,這就是史考特常有的惡劣語氣。伊凡的肩膀緊繃了起來。

 

  「把你的腳移開啦!」史考特說,「這裡很熱耶!」
  「老兄,你——」伊凡突然坐起身,往街道那頭望去,「嘿,我們的第一個客人來了。」
  有個媽媽推著雙人嬰兒車走進他們的視線。同時,街道另一頭有個幼稚園小朋友騎腳踏車過來,看看招牌之後又匆匆騎走。五分鐘之內,就有一些社區的孩子和行人來攤子買檸檬水。
  伊凡讓史考特負責處理錢,他負責倒檸檬水以及「甜言蜜語」,媽媽就是這樣形容銷售員主動找她聊天的情形,「相信我,」她曾經跟伊凡、潔西說過,「有時候,獲得東西只是購買行為的一部分,另一部分是與人際接觸。」這些事情崔斯基太太都知道,因為她是公關公司顧問,她還替某位客戶寫過《十大行銷術》的小手冊。伊凡和她很像,善於和別人聊天,即使是大人,這對他來說是輕而易舉。所以,賣檸檬水的時候,他可以和客人很熱絡的對話,讓大家流連忘返,大多數的人在離開前還會多買一杯。 伊凡忙得不可開交,差點沒有注意到潔西騎腳踏車從車庫出來,朝著市區騎去。還好甩掉她了,他想,可是他同時又納悶她要到哪裡去。
  生意比較清淡的時候,伊凡就在攤位附近走走,撿大家亂丟的塑膠杯。史考特則坐在椅子上,叮叮噹噹地把玩著口袋裡的銅板。
  「天啊!我們就要發大財了!」史考特說,「我敢說我們已經賺了至少三百元,我敢說我們可以賺到六百元!你想我們賺了多少?」
  伊凡聳聳肩,他數算著手裡那疊用過的杯子,十四。他們目前賣出十四杯,每杯檸檬水五十元。伊凡的耳裡響起德法奇歐老師的聲音,德法奇歐老師是他三年級的導師,她曾卯足全力教伊凡數學。
  如果一杯檸檬水賣五十元,賣了十四杯,那麼你賺了多少錢?
  數學應用題!伊凡最討厭應用題了!而且這題難到不可思議。他很確定正確的算式是:

  14X50=

  可是,他要怎麼解這道題呢?那是兩位數的乘法耶!他不可能解開的。況且,十四個人當中有人多買了一杯,用的是同一個杯子,伊凡不曉得有多少人這樣做?不過,他知道他們賺了不少錢。對他來說,剛才的估計已經很接近正確的答案了。
  「你想,如果我們賣光光,能夠賺多少錢?」史考特問。
  「我不知道,」伊凡說,「也許六百元?」即使對伊凡來說,這個目標都算高的了,可是他天性樂觀。
  「你真的這樣覺得?」
  兩個男生看了一下保冷箱裡頭,三壺都空了,只剩下另外半壺。
  「你都把杯子裝太滿了,」史考特說,「你應該每杯都倒少一點。」
  「帶超大塑膠杯來的是你耶!那種杯子都可以裝一加侖(註^)的檸檬水了!」伊凡說,「而且,我才不要那麼小氣呢!他們買一杯就要付五十元,所以應該拿到整整一杯才對。反正,我們可以回家再調更多檸檬水來。我媽在冷凍庫裡放了好幾罐。」
  「那你就回家再調更多過來啊!」史考特說。
  「喔,是啦,陛下、大指揮官、了不起的傢伙。你幹麼不自己去弄?」
  「因為我正在放鬆啊!」史考特說完,就向後靠在椅子上,還傻傻的笑。
  伊凡知道史考特只是在開玩笑,但這就是他不喜歡史考特的地方。史考特的眼裡只有自己,總是想要占上風。如果他們玩籃球淘汰賽,史考特總是會提出新規則,就是為了要讓自己變成贏家;如果他們一起做作業,史考特總會想出分配的方法,好讓自己少做一些。這傢伙很狡猾,真的是這樣。
  可是其他人都出城去了,伊凡不想獨自度過這一天,而潔西——潔西被列在他的「便便清單」上,也就是小狗犯規了,媽媽都這樣說。伊凡可能再也不會和潔西一起玩了。
  伊凡越過街道、走進屋裡。哇!他詫異地發現冷凍庫裡的檸檬汁都不見了!今天早上明明還有很多。幸運的是,冷凍庫裡還有一罐葡萄汁,冷藏室裡也有一瓶薑汁汽水。行得通的,他想,大家只是想喝冷飲,不會管是不是檸檬水的。
他在水槽調葡萄汁。由於他們之前把檸檬水滴在流理台上,果蠅失控的狀況比之前還嚴重。伊凡拍掉了幾隻,可是大部分都飛出他摸得到的範圍,降落在水果盆那裡,他真希望媽媽願意啟動化學戰。可是對崔斯基太太來說,如果不講求自然,  就什麼都不要。
  伊凡走出屋外,回到檸檬水攤時,注意到最後一壺已經倒放在保冷箱上。
  「喔,你怎麼這樣啊,史考特。」他說。
  「怎樣啦?很熱耶!是你說我們可以再調更多的。」
  「對啦,哼,家裡的檸檬汁沒有我想的那麼多。所以我準備了葡萄汁和薑汁汽水。」
  「我最討厭薑汁汽水了,」史考特說,「我連一毛錢都不想花錢買。」
  結果很多人都有同感,生意的確愈來愈清淡。天氣變得愈來愈熱,陽光狠狠的打在他們身上,讓人聯想到,彷彿人行道熱到裂開大洞,把他們整個吞噬下去。
  伊凡邊搧風邊問:「說真的,你想我們賺了多少錢?」
  「不知道。」史考特說著就把棒球帽往下拉,蓋住雙眼。
  「我是說,像今天這種大熱天,」伊凡說,心裡默默加了「或是像明天這種大熱天」的字眼,「如果我們賣了八大壺的檸檬水,你想我們每個人可以賺到多少?」
  「八大壺?我哪知道?」史考特搖搖頭說,罩著棒球帽的臉來回搖擺,「我已經熱到沒辦法算數學。再說現在是暑假耶!」
  伊凡從口袋拿出紅筆,開始在手心上寫字。

  8X?
  8X50? ÷2

 

  看起來不大對。
  潔西就會知道,她一秒鐘就能算出來。
  伊凡套上筆蓋,用力把筆塞進口袋。「可是我打了很大的賭,」伊凡說,「我打賭像這樣的大熱天,可以靠檸檬水生意賺大錢。」
  「對啊,」史考特說,「等我們有錢了,我就可以買Xbox電玩,新的那款,有雙重控制桿的。」
  「我要買iPod。」伊凡說。為了買這個東西,他已經存錢存了一年多。可是每次只要他手上一有錢,錢就會消失不見,唉!就像外婆給的那五百元。她還在卡片上寫著:「這裡有一點錢,可以幫你快點買到你想要的那個音樂玩意兒。」可是錢很快就用完了,他請保羅和萊恩到餐廳吃了幾片披薩,當時玩得很開心。
  「那一定會很棒,不論何時想聽音樂都可以聽。」伊凡說,我就可以不用聽你講話了,他在腦中悄悄追加了一句。他們默默坐著,感覺熱氣漸漸吸走了每一點精力。伊凡正在醞釀一個計畫:熱氣應該會持續至少五天,如果這五天,他跟朋友(不是史考特)每天都擺檸檬水攤,他賺到的錢肯定能夠買iPod。他想像自己戴著它走路上學的模樣,還有在操場上戴著它的樣子。「嘿,梅根。是啊,這是我的iPod。不賴吧,嗯?」上課時,老師嗡嗡講著分數和百分比的時候,他也要戴著,不行。不過,總之會很酷就是了。至少會有一樣東西,就一樣東西,讓開學變得不那麼討厭。
  兩個小時之後,他們決定喊停。因為銷售下滑得很快,最後完全停擺了。
  「嘿,你有沒有注意到一件事?」伊凡邊收摺疊椅邊說。
  「什麼事?」史考特說。
  「剛開始擺攤時,大部分的生意都是從那個方向過來。」他指著街道過去馬路轉彎的地方。「可是,一個小時之後,從那個方向走來的人,一杯也沒跟我們買,一個也沒有。他們都說:『不了,謝謝。』然後繼續往前走。你覺得是什麼原因?」

 

  「不知道。」史考特說。
  「天啊,你還真是積極進取!」伊凡故意諷刺的說。
  史考特聽了就往伊凡的胸膛搥去,不過伊凡伸手防禦,揮掉了史考特的帽子。史考特手忙腳亂地要撿回帽子時,伊凡說:「你在這裡守一下,可以吧?」然後他就往街道的另一頭走去。一繞過轉彎處,他就知道為什麼自己的生意變得那麼差了。
  潔西在那裡,還有他班上的梅根.莫里亞堤。她們就站在涼亭裡,招牌說明了一切。
  她們的生意看來很興隆。
  伊凡看到潔西從被小孩包圍的媽媽手中,接下了一把百元紙鈔。就在那一刻,潔西抬頭看到了他。伊凡有種奇怪的感覺,好像自己被逮到小考作弊似的。他明明想要拔腿就跑,但身體卻凍住不動。潔西會有什麼反應?
  伊凡真不敢相信,她對他露出了嘲諷的笑容。她歪著頭對他露出「我比你厲害太多了」的微笑。然後——然後對他揮揮手中的錢,她竟然揮了揮錢!彷彿在說:「看看我們賣檸檬水已經賺了多少!打賭你贏不了!」
  伊凡猛然轉身走開。梅根.莫里亞堤清脆的笑聲從背後傳來,正在嘲笑他。

 

***********************************************

4 合夥關係(partnership,名詞)
 兩個或多人把各自的金錢、技巧和資源結合起來,經營一項生意,並同意不論盈虧都要一起分享承擔。


  潔西一直在等這一刻——伊凡會看到她們的檸檬水攤、看到她們攤位的精采裝飾、看到排隊等候的人潮、看到梅根.莫里亞堤就站在她身邊。他一看到這些景象,就會心生佩服。他會心想:哇!潔西這小鬼真酷!她真的很懂得經營檸檬水攤。然後他會慢跑過來說:「嘿,我可以幫忙嗎?」潔西就會說:「當然好!我們本來就希望你會過來。」
  然後一切就會回到從前了。
  事情為什麼沒那樣發展?
潔西一部分的腦袋繼續向客人收錢、找錢,那部分腦袋運作正常。而另一部分的腦袋重溫著她和伊凡之間發生的事,這部分的腦袋卻在原地打轉。
  她和梅根一起賣檸檬水,而且生意很好。社區裡的堡利太太走了過來,她家後院有一堆孩子正在玩水,在灑水器之間跑來跑去,他們想買十二杯檸檬水。十二杯耶!是當天最大的一筆買賣。梅根毫不遲疑地開始倒檸檬水,潔西接過堡利太太遞來的六張百元紙鈔。堡利太太後院的小朋友們反覆喊著:「檸檬水!檸檬水!檸檬水!」
  有隻蒼蠅嗡嗡地飛過潔西的耳邊——因為檸檬水滴灑在攤子上,黏答答的,所以一直有蒼蠅的問題,她因為雙手忙著算錢,所以她將頭往旁邊歪,想把蒼蠅趕走。就在那時,潔西抬起頭來,看到伊凡站在那邊目不轉睛。
  於是她展露出笑容。
  可是他沒有用微笑回應。
  即使她手裡抓滿了錢,還是向他揮了揮手。她使勁揮手,是想讓伊凡知道她很高興看到他。
  之後伊凡就大步走開,雙腿僵硬、動作匆忙。她一直沒機會說:「當然好!我們本來就希望你會過來。」就像她在腦海裡演練過的那樣。
  就在那時,兩歲大的湯米.堡利拉下自己的游泳褲,在草坪上尿尿。梅根笑得好大聲,潔西確定整個社區都能聽得見。
  事情就是那樣,確實是那樣沒錯。但是潔西知道,這與實際上發生的狀況全然不同,而且她搞不懂,就像她常常弄不懂大家的很多事情。
  她只知道,她看到伊凡走開了,是那天第二次從她身邊走開,讓她覺得好傷心也好孤獨,她真想直接跑回家,躲進房間,在床上縮著身子讀《夏綠蒂的網》。
  「嘿,收銀小姐,」梅根用手肘推推她說,「你慢半拍了喔!這位女士買三杯,這個小孩買一杯。」
  潔西原本望著伊凡漸行漸遠的身影,現在才轉過身來對站在面前的女士說:「總共一百五十元。」她收下對方遞來的兩百元鈔票,從鎖盒裡找錢,把所有的精神集中在還能正常運作的那部分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