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時候讀莊子》上市三個月熱銷破4萬,持續高居博客來、誠品暢銷排行榜。
配樂集《風吹荷葉》,結合15首與《莊子》各篇章情境契合的小提琴與鋼琴演奏


世界總告訴我們人生要有追求,於是每個人都陷入被環境左右心思的循環中。
我們追求順境,面對逆境卻手足無措;渴望快樂,卻對傷心失了界限,任憑它往深淵裡去;
知道要去愛,卻無法面對沒有愛的痛苦,苦苦陷於失落的泥沼中。

兩千多年前的中國經典《莊子》,正是現代人強化心靈的實用法則!

若失去了一段愛情,莊子教你:「厲風濟則眾竅為虛」。大風一停,發出聲音的樹穴皆回復寂靜。愛過了、努力了,就該放下,為什麼要放任心情擾動不安?

用盡全力卻無法得到肯定,莊子說:「物莫之傷」。既然無法掌控外在,不如轉而經營內心,讓自己不再陷溺於世俗價值的網羅,任龐大壓力將自己淹沒。

經常為負面情緒、憂鬱與焦慮所纏擾,莊子教你:「莫若以明」。把視野提升到太陽和月亮的高度看事情,將會發現世界如此廣大,使你有寬闊心胸駕馭人生百態。

我們才是心的主人。心雖柔弱,但是只要經過有意識的訓練,它也可以是護衛自己一生最有力量的武器!

要為生命找道理,要安定惶惶不安的心靈——現在,正是時候讀莊子!
音樂具有強烈的方向性,它乘載通往心靈的目的,〈風吹荷葉〉一輯,正是提供心領神會莊子之道的另一種方式。「風吹荷葉」四字,出自此輯〈太極拳〉一詩前四字,象徵外力的風再大,習太極者都能如荷葉一般,縱使當風翻飛,腳跟依舊恆定不動、沉穩不搖,正符合莊子乘正御變、不論順境或逆境都能逍遙乘御的御風精神。

《正是時候讀莊子》作者蔡璧名,其父親蔡肇祺精通中國音律與文學,以五聲音階(宮、商、角、徵、羽五音,相對於西洋音樂的Do、Re、Me、Sol、La)為古典詩詞與個人詩作譜曲逾兩千首。監製蔡璧名為使莊子之道立體於紙面之上,從父親的譜曲中選樂十五首,搭配前臺南藝術大學校長曁小提琴名家李肇修的演奏,成就這張以契合書中各篇章精神為旨的專輯。

文可以導聆,樂可以養心

此輯中的歌詞本,將所收錄的十五曲中國古典詩詞作品,與《正是時候讀莊子》書中各篇章精神相通之處,讀者或聽者,可以視此短文為體悟文與樂之間道理相通的一扇門窗。

經由五聲音階作曲法全新譜曲,按照曲譜就可吟唱。除了使古典詩詞的格律之美更具立體的音樂性以外,也可嘗試透過吟唱進入莊子世界,讓莊子道理經由不同載體,滲透內心。

監製:蔡璧名│小提琴演奏:李肇修│編曲&鋼琴伴奏:蘇恩加│聲音製作:砂栗創意工作室˙黃淯方│美術設計:楊啟巽工作室

曲目
01.重陽1’15 搭配篇章│北冥有魚
02.臨江仙0’42 搭配篇章│堯讓天下
03.雙調楚天遙過清江引春住2’25 搭配篇章│大瓠之種
04.感秋1’16 搭配篇章│南郭子綦
05.秋浦歌0’59 搭配篇章│莫知所萌
06.靜夜思1’19 搭配篇章│莫若以明
07.蟬聲已逝1’12 搭配篇章│惡乎知之
08.答湖州迦葉司馬問白是何人0’43 搭配篇章│莊周夢蝶

09.北枝1’52 搭配篇章│生也有涯

10.開元樂1’16 搭配篇章│庖丁解牛

11.太極拳0’55 搭配篇章│惡乎介乎
12.閒居遣懷1’32 搭配篇章│澤雉十步
13.暮秋獨遊曲江0’47 搭配篇章│帝之縣解
14.渡荊門送別1’21 │全季主題歌1
15.子1’26 │全季主題歌2








臺大中國文學系博士,臺大中文系副教授,開課堂堂爆滿,教學成果履受學生與校方肯定,曾六度獲選臺大優良教師,更榮獲臺大教學傑出獎,吸引兩岸三地華人與她一同學習莊子、中醫之道,甚至有華僑從紐西蘭遠道而來聽講。臺大即將於OCW與國際線上教學平臺COURSERA推出她的線上課程。

她的魅力,不僅是累積了十九餘年解說《莊子》的獨特觀點,深入淺出,用中國經典的智慧,解答現代人普遍的心靈痛苦。並以獨特的家學背景,將深奧的國學與醫道相融合,獨樹一幟,因此吸引學生不斷重返課堂,將她所詮釋的莊子視作人生指引。

蔡璧名成長於中醫和武術世家,深受中國傳統醫學和東方修鍊薰陶進而研究莊子的身體觀與身體工夫。這使她筆下的莊子超越哲學與文學所能形容的範疇,成為全人的身心法則。此觀點對她或是所教授的學生都發生相當巨大的正面作用,她本人曾依循莊子精神強化心靈進而走出癌症,也有學生藉此走出憂鬱。

為了要讓莊子之道從紙面上站出來,成為幫助人強化心靈進而影響周身的實用法則,蔡璧名特別帶領專業團隊,費時近五年製作本書,以精闢且實用的角度解讀《莊子》內篇前三篇:〈逍遙遊〉、〈齊物論〉、〈養生主〉,讓此經典之作有了近三十年來前所未見的新面貌。
莊子身處的戰國時代,人能擁有的福份比羽毛還輕薄,飄忽不定讓人不知道該怎麼去承接、擁有;而災難禍患卻正如當代的霧霾、輻污般,比山河大地還要沉重,想要閃避卻不知道有什麼方法能全身而退。莊子用佈滿斧頭、刀刃、機關弓、羅網、捕獸器的空間來象徵所處戰禍頻仍的時代,而在這空間裏生活的人們全都像置身在神射手后羿放箭可及的射程中。

而莊子,就在這麼個佈滿羅網、暗藏凶器的時代社會裏,擔任一個小小漆樹園的,小小吏。
是莊子。難道不是你我?
是當代。好像也是戰國中期!

《莊子》隱身在經典群中,已閃爍千年,因他提出一套人人可以執簡御繁的療癒、強化心身的方法。原來自己的心,才是最值得征服的戰場。原來心不止可以煩、可以亂、可以傷,還可以自在飛翔。原來心情好壞,也是種可以自主的選擇。原來內心安定,才是迎戰亂局最有力量的武器。原來讓身邊的人學會安心,是送給情人最好的禮物。原來日常生活中的走、站、坐、臥,只要選對姿勢,效果將遠勝每週額外運動數小時。原來只要掌握「深情而不滯於情」的用情原則,便可無傷、悠遊於情場。原來人生的方向,比行進的速度來得重要。原來命途中的逆境,可以不是噩運,而是可供強化生命的機緣,是上天落下最珍貴的禮物,若能好好把握、珍惜,將是比如意順遂更值得紀念的風景。

所以,莊子提出一套可以強化身心的無價技術,供給所有待於外在世界而等不到黎明到來的人。在期待清明太平之世、公平正義之日到來的同時,與其悲觀陷溺、病苦掙扎,不妨自泥淖中起身,用等量的時間、或更大的心力,致力培養、強化自己的乘、御之力,使得在任何混亂的、黑暗的、虛假的、墮落的時代,都能有足夠的身心能力,乘御一波還勝一波的無止風浪。

《莊子》開篇 〈逍遙遊〉讓讀者明白:人生目標的設定,與生命中的逍遙、快樂,密切相關。
是只能零星偶見、稍縱即逝?還是可以源源不絕、愈發充沛?這都要看你是選擇當一隻不斷外逐的飛鳥;還是選擇作一棵持莊子之道,將核心目標設定在自身,因此隨著年輪漸長,扎根能夠漸深的大樹。

次篇 〈齊物論〉首先描繪人人皆可達到的身心境界—身體可以如不夾濕帶水、全然乾透的枯樹一樣,無比輕靈;心靈可以如冷卻的灰燼,時時刻刻維持在不會起火、不生負面情緒的狀態。

〈養生主〉開頭就明言身體的操作原則,只要做到隨時保持以督脈作為身體中心線,也就是脊椎垂直地面,就夠了。一旦我們能夠時刻保持中正脊椎,並注意站立行走時重心儘量只放在一隻腳,就能讓需倚賴脊椎之力撐起的全身肌肉得以維持在毫不緊張、無需施力的最放鬆狀態。能夠循此原則使周身漸趨放鬆輕靈,乃是擁有健全身體、完遂人生目標、得以照護家人、享受全幅生命、活到自然年壽的必要條件。









我讀《莊子》,從年輕時的「任其性命之情」逐漸轉入晚年的「安其性命之情」。早年初讀《莊子》,對<逍遙遊>中所表達思想自由與精神自由的主旨,產生極大的共鳴。莊子以浪漫主義的文風,借鯤鵬之高舉,曉喻人需突破物質世界的羈鎖,培養博大的心胸、開闊的視野及高遠的境界。亦留意到<逍遙遊>篇末一句「安所困苦哉」,透露出莊子之「逍遙」實是寄沉痛於悠閑,隱含了生命底層波濤洶湧的激憤之情。讀<齊



早年讀《老子》、《莊子》,他們開闊的哲學帶給我相當大的撞擊。古代的哲人早已道盡生命的過程,解答人生的疑惑,只是我們仍迷惑於現實的虛榮,無法放下,所以焦慮不堪。我感覺《莊子》就是心靈的太極拳,能打開我們的心,使人豁然開朗。




在眾多的經典中,《莊子》一書可能提供了最少的理智可掌握的知識訊息,但卻可以引發最大的生命能量。因為莊子的語言不是理智的語言,不是正經的制式語言,不是引人下墜的日常八卦。他用的是神話的隱喻,是詩歌的比興,是與生命同時興起的渦旋之語。莊子不寫形式意義的詩,但他的文字漲滿了詩意,他本質上即是位詩人。詩人莊子的文字表現出了道的語言,道的語言即是所謂的「道言」,莊子說:「道言」是既荒



中醫經典的深度底蘊不僅呈現What與Why,最重要的是引導讀者一步步進入How的世界:化渺茫虛幻於務實,指路於前。使高深不可攀的「上古聖賢」思維與邏輯轉換成可於今世當下實際操作運用的方法:如何應人、診心、馭神;愛形護命、以養其生。經典之珍貴在於協助讀者努力成為「平人」──精神與肉體和諧清靜的生命體,然後得以在每一個當下安身立命於天地間。至於診邪治病、救死扶傷之事,「平人」眾生已然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