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訴我,你打算如何度過你不凡而珍貴的人生?──瑪麗•奧立佛(Mary Oliver)


  茱莉安娜和尚恩是一對完美的校園情侶。 十年前,他們準備從高中畢業,共度之後的幸福人生,但從畢業派對返家的路上,兩人的吉普車因為暴風雪翻落谷底,從此下落不明,成為小鎮上流傳的淒美悲劇。

  十七歲的帕克.佛洛斯特從小就是大家眼中的模範生。
然而,在即將成為名校候選人的畢業前夕,她卻對未來感到迷惘,這一切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嗎?

  此時,帕克因為老師交派的工作,找到一本塵封許久的日記,而日記的主人正是鎮上的傳奇人物--茱莉安娜。

  在日記中,帕克發現表面上幸福無憂的茱莉安娜,其實和自己一樣徬徨不安,兩人的相似處讓帕克一心想從十年前的完美女孩身上找到關於未來的解答。但沒想到,這本日記卻帶領她一步步揭開茱莉安娜和尚恩之間不為人知的過去,當年的車禍或許並非一起單純的意外......


一本日記,牽繫起兩個從未謀面,卻有著相同際遇的女孩,
面對不能重來的人生,她們會如何做出不悔的決定?

寫給未來的日記

潔西•科比 Jessi Kirby 著

定價320元

優惠價79折253元

潔西•柯比 Jessi Kirby

除了作家的身分外,還是一間中學裡的圖書館管理員。
第一本小說《月玻璃》(Moonglass)曾獲選為美國書商協會的新銳作家選書,之後創作的《紀念》(In Honer)與《寫給未來的日記》也獲得到各界好評。她與丈夫和兩個孩子住在加州的水晶灣,過著與創作和海灘為伍的日子。作者官網︰www.jessikirby.com

如同出現在每章開頭和整本書中的羅伯•佛洛斯特(Robert Frost)的片段詩句一般,這 本小說的意境和氣韻非常的鼓舞人心、發人深省。多層面的角色、謎團與愛情故事的衝 擊,兩者結合在一起,成功引人思考在生命中扮演積極角色的重要性。
──《出版人週刊》

這個故事從追尋自我的主題緩緩展開,與傳統浪漫的青少年小說形成令人欣喜的對比。
──《科克斯書評》

女主角是個描繪得栩栩如生、討人喜歡的人物。她努力找尋自我的經歷將引起許多青少 年的共鳴,而一路走來踉踉蹌蹌的愛情故事也將吸引讀者的心。肯定會大受歡迎。
──《學校圖書館期刊》

這本小說的人物性格豐富,對於青少年生活的見解深刻,同時如謎團般的引人入勝。
──《書單》雜誌

「也許我們還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但至少知道自己不想要什麼。」改變需要勇氣,我 們都值得擁有一段不凡而珍貴的人生!
──暢銷作家 晨羽

在將近三十七個寒暑的建中紅樓任教日子裡,我見識無數的紅樓少年為了抉擇所苦,希 望年少的你或已成年的你,可以透過《寫給未來的日記》,真實的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 ,找到生命核心價值而身心安頓。
──建中資深名師 陳美儒

無論我們是要走別人(或大家期望你)走的路,還是選擇「那條較少人走的路」,重要 的是,我們都應該要有選擇自己道路的「勇氣」。
──實踐大學應外系講座教授 陳超明

夢想在看不見的地方,但只要我們一直走、一直走,總有一天會到達。
──教育專家 游乾桂

一闔上這本書,心情莫名感動,對於書中的每個角色都能有好的結局感到欣慰,同樣的因為看了這本書,而重新 省思自己的問題。人生真的是一連串不同的選擇,而產生不同的答案和方向,更多時候沒有對與錯,也沒有真正 的答案,真正的答案也只有在未來,才能一一解答。
── liy@手作雜貨部屋

看這本書時我一直回想自己的十七歲,和主角一樣,我也同樣不敢愛,不敢逾矩,所以看到帕克後來的改變有替 她捏把冷汗,也替她有凱特這樣的好友感到開心。決定,往往是多年後回看了,才能更清楚看出當初的決定是否 正確。多年前的某一天,我很開心的告訴好友,我做了人生很不一樣的選擇,使我的人生大大不同。但願你也找 到了方法度過不凡而珍貴的人生。
──夏天的酸甜苦辣

書中引用了好多首Robert Frost的詩,連女主角的姓氏也是Frost,當然所有詩最觸動我的還是《The Road Not Taken》 。我這幾年來老是為了這「人生無法重來」、「在叉路時你只有一個選擇」所苦,面對叉路時老是想到為選擇另 一條路的機會成本而徬徨。直到我看了Pausch Flandy《最後的演講》的影片後,他在最後說了這些選擇最重要的是 「不後悔」才讓我幡然醒悟。所以在故事的最後女主角才能心平靜氣的回顧這些日子發生的事,並決定如何面對 未來,我想這就是當你翻開過去所寫的日記所該有的心態吧,選擇後不要後悔,未來面對過去時就該釋懷。
──浮動スケッチ。漂浮素描

成長若只有對比強烈的選項,倒不必浪費太多時間徘徊,怕只怕人們面對的岔路往往不只一條。 《寫給未來的日記》以成長起針,穿過愛情、友情、親情的絲線,交織十年生死兩茫茫,有些怦然,有些惘然,讀來絲絲入扣。週末清晨,我一翻開便不忍釋卷,迫切向小說追索非凡而珍貴的真諦,原本單純的成長故事卻回饋以懸疑以推理,質問讀者是否仍相信命定、宿命、真愛……
──嘎眯不搗蛋

  我把筆戳進那箱日記簿的封箱膠帶時,膠帶發出宛如煙火般的劈啪聲響。圖書館管理員摩爾女士抬起頭來,視線短暫的離開電腦,隨即又繼續掃描書本上的條碼,節奏迅速的嗶嗶聲猶如在食品雜貨店一般。我之前曾多次來這裡處理基尼先生指派的任務,因此她沒有質疑我。我安頓下來,很高興擁有小小的自由,但是當我低頭看見打開的箱子裡塞滿了密封的牛皮紙信封,意識到要查找每一封的地址是件多麼辛苦的事之後,一半的我便希望自己採納了凱特的提議蹺掉這堂課。

  另一半的我則希望自己今年選了基尼先生的英文課,而不只是在課堂上當助教,這樣我就能參與這個活動。每年春假過後,他就會送班上每個高四學生一本黑白雙色、有大理石花紋的日記簿當作大禮。那一學年剩餘的日子裡,他們唯一的作業就是把簿子填滿,描繪出他們是什麼樣的人,記錄下他們日後可能會遺忘、但在多年後想要回顧的事,就像是寫給未來的自己的一封信。我會知道這個作業是因為凱特選了基尼的課,她一拿到日記簿的當天就開始發瘋似的寫,這是件很奇怪的事,因為她通常連打分數的功課都毫不在乎,更別提不計分的作業了。

  不過這正是基尼先生高明之處。他很清楚我們每個人都有點自戀,那是人的天性。因此當學生獲得機會留下他們認為對自己很重要而且有價值的東西時,他們自然會去做。到畢業那天,他們交出日記簿,將希望、驕傲和祕密全都封在裡頭。過了十個六月後,依法已是成年人的那群學生,將會在信箱裡收到自己年少生活的簡短篇章。

  我曉得倘若我開口,基尼先生會給我一本日記簿,讓我偷偷把自己的簿子和其他人的混在一起,這麼一來十年後我就能讀到十七歲的自己所寫的文字。我不只一次想這麼做,然而每當我浮現這個念頭時就會回歸同樣的想法──萬一十年後我有機會讀到自己以前是什麼樣的人,而我卻後悔了怎麼辦?萬一我讀了之後,卻看見在成就背後,或者我在忙於追逐成就時所錯過的一切呢?我或許會希望自己當初做了不同的決定。

  箱子裡的信封整整齊齊的排放在一起,每個信封口都貼上一條未被動過的透明膠帶。基尼先生出這項作業很久了,即使一開始他曾經因為好奇而偷窺過,但高四學生的感言大概不會吸引他的注意力太久。

  我抓起第一疊信封坐到電腦前,輸入基尼的密碼。一旦我進入校友通訊錄後,前面幾封處理得非常迅速,因為信是依照姓名的字母順序排列,而且根據電腦資料顯示,他們的郵政信箱都沒有改變。這一點也不意外,因為很多人從來沒有真正離開過小鎮。我隱約認得一、兩個名字,不過無法和臉孔對應起來。這裡小歸小,還沒小到可以讓你認識每一個人。但另一方面,你偶然遇見的每個人似乎都莫名其妙的認識你,或者你母親,這種事情經常發生在我身上。

  我用滑鼠滾過前幾個名字,很快就掌握了工作的節奏和方法,因此能夠一邊檢查地址,一邊做白日夢。只不過現在史丹佛或許不能稱為白日夢。自從昨天我在信箱裡發現了來自克魯茲基金會那封薄薄的信封後,史丹佛就變得極為真實,與幾個月前收到提早錄取函時截然不同。知道被錄取和實際能夠去讀之間相隔幾十萬美金,沖淡了那封信所帶來的興奮和寬慰,這就是為什麼從那之後我清醒的每一刻都在尋找讓夢想成真的方法。

  此刻我的後面口袋就有方法之一。所以今天,我沒在腦子裡計算數字,或是想著是否應該再修改一次申請論文,而是任由自己回想早上和崔佛的交鋒,並且修改了一下。在新的版本中,當他在我面前晃動鑰匙時,換我挑起眉毛,從他手中拿走鑰匙,帶領著目瞪口呆的他走向美術用品室。

  我其實從來沒進去過,但是在我的想像中,那裡面光線黯淡,架子上排列著許多顏料管和裝滿畫筆的咖啡罐,假如我有足夠的勇氣迎上他的視線超過一秒鐘,那些東西就可能嘩啦啦的掉落到地板上。不過既然這是我的白日夢,所以我有勇氣。接著崔佛以慢動作綻露笑容,錯失了整整六年的機會後,終於低下頭來吻我,然後──下一個信封上的名字有如橡皮筋一般,啪的一下將我神遊的思緒拉了回來。我張大眼,深呼吸,再定睛看得更仔細。

茱莉安娜•法納提。

  我張望四周,感到一股寒意。不會吧!但是事實就擺在眼前,這幾個字以黑色的墨水寫在信封上,筆跡大方而捲曲,就像她的人一樣令人著迷。我的第一股衝動是查看是否有其他人看見。牆上的鐘滴滴答答的讀秒,在一排多層書架旁有兩個比我年輕的女孩正在低聲交談,努力裝出她們正在尋找想要借的書的模樣。摩爾女士從電腦後面密切注意她們,而圖書館的助教,一個名叫傑克的可憐書呆子,正把書塞回架上,然後第一百萬次將旁邊的書排列整齊。他們沒人盯著我看,但是我突然緊張起來,因為此刻我感覺拿在手裡的東西是我不應該拿的,彷彿我的手指剛才輕輕碰觸到了鬼魂。而且根據各方的說法和定義,我摸到的確實是鬼魂的東西。

  每個城鎮都有故事,由不同人傳述過許多次的故事,最後在集體意識中成為真相。茱莉安娜•法納提是頂峰湖的其中一個故事,尚恩•克魯茲則是另外一個,而將他們結合在一起便是消失在冰封道路上的完美故事。他們是一對金童玉女,是令人羨慕又嫉妒的對象。命中注定的情侶。青少年的夢想成真。

  他們被凍結在時光裡,封存在小鎮邊緣的看板上,接受來來往往的人仰望。他們被罩在每隔幾年更換一次、厚厚一層的樹脂玻璃後面,仍露出高四時所拍攝的人像照片笑容,彷彿不知道人們早已停止尋找他們的下落。在某個時間點,看板上的詞句從失蹤改成深切的懷念,我還記得當時心想這是多麼悲傷卻不得不做的改變。他們的家長埋葬了空棺。

  不過學校的體育館裡仍掛著牌匾,上面有尚恩與茱莉安娜的合照,他穿著畢業服的雙手緊摟著她的肩,而她捲曲的金髮上戴著一頂微微歪斜的畢業帽,兩人開懷大笑的模樣彷彿人生即將展開。他的家人以兩人之名創立了獎學金,她的家人則搬離了小鎮,但經過十年後,他們仍露出永遠不老的笑容,受限在玻璃後頭,以及我們所想像發生在他們身上的故事中。

  為了確認,我低頭再看一次,讀出那個名字。在我手中的是茱莉安娜•法納提高四時的日記簿。她在出事前的紀錄,那時世界仍在她唾手可及之處,基尼先生叫她用文字寫下年輕歲月,以供日後閱讀。

  信封上有郵政信箱,不過那已毫無用處。她的家人全都不住在這裡了,我不怪他們。事件發生後有很長一段時間,鎮上的人都在說閒話。臆測、調查,最後結案,她與尚恩成為另一則小鎮故事,每到颳暴風雪的冬夜就會迂迴重現。當然,還有在畢業典禮之前。每年到了畢業季,《頂峰時報》就會在報導當年度的畢業班時,在同一版中撰文悼念兩人。每年到了這個時節,老一輩的搜救成員便會喝著咖啡回想,他們消失的那夜暴風雪是多麼的猛烈。那些在谷底發現尚恩損毀的吉普車浸在冰冷河水中的人,會談到為了拯救當時非常確定受困在車內的兩人,他們奮不顧身的投入河裡,雙腳也因此凍傷。說到此,他們會搖搖頭,或許喃喃說句︰「真是遺憾啊」,便回去繼續做日常的工作,不願沉湎於回憶之中太久。

  我緩緩的呼吸,將手中的信封翻過來,檢查仍舊牢牢封住的信封口。為什麼沒人想到這封信?為什麼基尼先生沒打開?難道他一點也不好奇這個成為神話的女孩嗎?或者他沒注意到這封信和其他的信放在一起,又或者他知道,但是當官方宣告他們被捲入河裡,沖進頂峰湖中,由於刺骨的寒冷河水及陡峭的深度,不得不終止救援行動的時候,他出於尊重沒去碰這封信,而事後要看又太過悲傷。就好像讀《羅密歐與茱麗葉》一般,自始至終都知道故事的結局。

  我將信封再翻回寫著名字的那一面,用手指撫摸她的名字,對於應該如何處理它感到搖擺不定。我應該採取的,同時也是最正確的行動是把信交給基尼先生,由他決定該如何處置。我甚至不允許自己去思考實際讀這封信的可能性。由於種種原因這麼做絕對是錯誤的。

  只是……

  這信感覺像是裝在牛皮紙信封裡的歷史,就像是應當被保存下來的東西。我的心跳稍稍加快。

  若是凱特在,她會立刻把信拿走,甚至會迫不及待拆開。若是凱特在,我就會堅持把信放回去,因為那是我平常的做法。那是我在我們兩人之間扮演的角色──阻止她受到誘惑的良心,勸退她一時衝動的理智。她總是想勸我擺脫這個角色,哪怕只是一點點。她老是不停談論生命中關鍵時刻的概念,說這些極為短暫的片刻可能與你擦肩而過,但也可能在未來某一天帶來巨大戲劇性的轉變,但憑你如何選擇。而現在就像是那種關鍵時刻。

  我很清楚把信拿走是不對的。我確實明白。但是在我心裡有個聲音讓我決定無論如何拿走再說,這決定迅速、果斷,讓我沒時間改變心意。我曉得這堂課即將結束,因此我將茱莉安娜的日記放到那疊信的底層,走回置放背包和箱子的桌邊,那些東西仍擺在原來的位置上。摩爾女士抬起頭,我對她禮貌的微笑,於是她又低頭繼續工作,我深吸一口氣,將最底層的信封偷偷塞進背包,迅速拉上拉鍊。下課的鐘聲響了,我沒得反悔,必須趕緊將其餘的日記簿收進箱子,拿回去還給基尼先生,彷彿今天只是個平常的日子,而這不過是他交代我做的一個尋常任務。然而當我走到走廊上,兩手抱著箱子,背包裡藏著偷來的日記簿時,我覺得自己好像踏上一條新的道路。一條我不曾走過的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