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天下《口琴使者》 親子天下《口琴使者》
親子天下《口琴使者》 親子天下《口琴使者》
親子天下《口琴使者》
親子天下《口琴使者》
親子天下《口琴使者》
定價380元 79折 特價300
放入購物車
親子天下《口琴使者》

故事優美動人,情節充滿想像力,既有少年小說的奇幻奔馳,又有當代歷史的真實對照,充滿啓發性,讀後令人回味再三。
──新聞工作者黃哲斌

看似毫無相關的三個悲絕至極、陰霾至晦、看似永無出口的故事發展過程中,卻不時掠過幾串隱約閃現的光亮音符;在每一個揪心無解的痛處,那把口琴都會不經意地閃現,讓喘不過氣的讀者乍見一絲希望的曙光。──親職作家彭菊仙

閱讀這本書的過程充滿了樂趣,當聽見音樂揚起,書本也同聲歌唱。
──《紐約時報》

這本書強烈地展現了三位年輕的主角們的共通點:他們不僅熱愛音樂,在面對變遷時有充分的應變能力,同時也拒絕向不公平低頭。
──《出版者週刊》

里安巧妙的佈局就如同那把知名口琴所發出的和聲般甜美交融;她生動的文筆更個別賦予了這些可愛的人物引人入勝、又呼應史實的故事,為他們注入了生命與活力。
──《童書中心告示牌月刊》

里安創造出三個當代人物,他們靠著信念與毅力各自寫下了屬於自己的圓滿結局,讓讀者們興起見賢思齊之心。
──《學校圖書館期刊》

這本鉅作探討了音樂能夠為充滿恐懼與偏見的世界帶來美好的力量,值得讀者細細閱讀。
──《科克斯評論》

一個關於音樂、自我犧牲,與救贖的故事,層層疊疊的內容讓人看得心滿意足。
──《華爾街日報》

在三個故事走到最後歡欣鼓舞的章節時,我就已經深深折服於里安筆下錯綜複雜的人物角色,以及小說中頌揚的勇氣、寬容、與仁慈。
──「創始之書」作者約翰.史蒂芬斯(John Stephens)

這是一個精心打造的故事。有懸疑、冒險,還有強大的希望與勇氣。
──紐伯瑞獎作家克里斯多夫‧保羅‧克提斯(Christopher Paul Curtis)

國內外讀者佳評如潮

這是一本闡述勝利的書,勝利不在於你贏過多少人,或者賺多少錢,而在於你跨過了苦難,依然有信心、有盼望。而愛是永不止息,如漣漪,如回音,傳遍每個角落。非常值得一看的書,超感人的。
──詹子藝

試著感受愛、相信堅持的信念、懷抱希望、寬容差異,正是《口琴使者》試圖傳達、懷抱的……那是必須用理解、寬容、悲憫的心才得目見、耳聞,並撥動人們心弦,也像樂聲繚繞盈耳、溫柔充滿。
──Tove

好幾次我都必須暫停進度,因為我模糊的雙眼讓我無法繼續閱讀。我相信不是因為我淚點太低,而是因為故事鋪陳的高潮迭起,讓讀者在以為山窮水盡時豁然開朗,但是又讓讀者在放心於柳暗花明的時候潸然淚下。真是殘忍又讓人愛不釋手的故事啊!
──天一生水

猶如《偷書賊》的青少年版。
──亞馬遜讀者Ken C.

這本充滿情感與歷史的小說會讓人想要一口氣把它讀完。孩子們會被其中的奇想元素所吸引,也會得到一些珍貴的歷史觀點。
──亞馬遜讀者J. Prather

我要大力推薦《口琴使者》,這本書是我在過去一年來讀過最棒的書之一,不論是在青少年書籍或其他種類的書籍中都是。
──亞馬遜讀者Sean Dooley

序曲

奧圖把他的視線從書本中移開,望向三姊妹。
阿一伸手抹掉臉頰上淚水,「這故事說的全都是真的。」
「後來呢?我們怎麼了?」阿二問,「噢,拜託你趕快唸下去!」
「我們有沒有找到媽媽?或者,我們有沒有見到弟弟?」阿三問。
奧圖翻到下一頁,上頭只有一片空白。
於是他一直翻到最後一頁,結果還是一樣,整本書從那頁之後就沒有半個字。「這本書沒寫完啊,根本沒有中段和結尾。」
「因為我們目前為止只經歷了書裡面提到的那些事,」阿一說。「我們被女巫困在這裡,永遠出不去。」
「那個咒語是什麼意思?」奧圖問。
「她叫我們『小笛子』,」阿二說,「她為了讓咒語更難被破解,我們的靈魂只有依附在木管樂器裡,才能離開這個大樹圍成的空地。我們需要一位使者帶著我們的靈魂離開。」
奧圖看著垂頭喪氣的三姊妹。「如果你們能讓我回家,我就幫你們。」他向她們提議。
「你能幫我們?你身上有帶著木管樂器嗎?」阿一問。
阿二靠了過來。「是巴松管嗎?」
「還是雙簧管?」阿三問。
奧圖搖了搖頭。「我只帶了另一樣東西。」他說著把之前捲到手肘的袖子放下來。「今天早上我買這本書的時候,那個吉普賽人叫我一定要帶走這個,他不多收我的錢。」
他拿出了一把口琴。
三姊妹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阿一叫了出來。「是口琴!」
阿二起身,靠到奧圖身邊。「如果你讓我們吹奏這把口琴的話,我們就幫你找回家的路。」
阿三抓住奧圖的手臂。「但是你要答應我們,你會在適當的時機把這把口琴傳給別人。你不這麼做的話,我們就沒有辦法拯救那些在死亡邊緣掙扎的靈魂。」
阿一點點頭。「這是我們破除咒語的唯一希望了。」
「我答應你們。」奧圖很想回家。「但是我怎麼知道什麼時候是適當的時機……還有,我要把它傳給誰呢?」
三姊妹圍著他,異口同聲地說:「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奧圖把口琴交給阿一。
她先吹奏了一小段旋律,接著她將口琴拿離唇邊,遞給她的妹妹。阿二吹了另一段不同的旋律,當她在吹奏的時候,奧圖聽見口琴同時傳出了阿一和阿二所吹奏的曲子。然後,阿二再將口琴交給阿三,阿三吹的曲子也與兩位姊姊不同。
「怎麼可能?」奧圖疑惑地說,「我同時聽到你們三個人吹的三段旋律。」
三姊妹心滿意足地說:「當然可能。」
這時天色已暗了下來,夜幕漸漸籠罩大地。
「那現在我要怎麼回家呢?天黑了,我好怕。」奧圖問。
就在這個時候,阿一高聲唸起了那段預言:

  汝之命運仍未定。
  至黑夜見孤星、聞鐘鳴,前途豁然自分明。

阿三將那把小小的口琴交還給奧圖。
奧圖喃喃說,「但這不過只是一把口琴而已啊。」
「噢,你太小看它了!」阿一說,「當你吹奏這把口琴時,你必須吸氣和呼氣,就和你平常為了維持生命所做的一樣。你有沒有想過,當一個人在吹奏口琴的時候,他或許也已經同時將他的力量、夢想,以及所知的一切,一併注入了口琴當中呢?」
「所以下一個吹奏這把口琴的人就會有同樣的感覺?」
阿二說,「沒錯。當你吹奏的時候,你會知道該怎麼做。同時,也會有一股力量陪著你勇敢地走下去。」
阿三點點頭。「而你將會永遠與我們同在,命運的絲線會把過去和未來吹奏這把口琴的人牽繫在一起。」
奧圖愈聽愈糊塗。命運的絲線會把所有人永遠牽繫在一起?三姊妹說的話讓他感到困惑,他只覺得頭很痛,而且一陣昏沉。「我好累,我想回家。」
「你會回家的。」阿一說。
「現在好好睡一覺吧。」阿二說。
「願你有個好夢。」阿三輕聲說。
她的話語彷彿具有催眠的魔力,奧圖就這樣昏睡在成片的松針上。

第一部:弗烈德

當弗烈德走到街角的時候,他卻沒有按照爸爸交代的抬頭挺胸。

他將雙手胡亂塞進口袋裡,拱起肩膀歪著脖子,讓他的右側臉頰儘量朝向地面。如果爸爸在旁邊,絕對不會允許他擺出這麼奇怪的姿態。不過弗烈德覺得,雖然這個姿勢讓他看起來很好欺負,但至少他不會是個顯眼的目標。再說,當他盯著地面瞧的時候,還常常撿到人家掉落在地上的銅板呢。才走沒幾步路,弗烈德便絆到被送報生丟在店門口的一疊報紙,他瞄了頭版標題一眼,上頭寫著:內閣通過法案。弗烈德咕噥了一聲,新法案,這下爸爸又有得批評了。

弗烈德沒有在一般的學校裡求學,所以爸爸要求弗烈德每天晚上得和他一起讀報,當成是學習的一部分。他已經不記得最近幾個月來爸爸氣得把手裡的報紙丟到一旁幾次了,爸爸對於新任的總理阿爾道夫.希特勒和他的納粹黨可以說是厭惡到了極點。原本爸爸一直是德國自由思想聯盟的成員,但就在幾個月前,希特勒下令將這個政黨列為非法組織,禁止他們進行一切活動。

也就是昨天晚上,他們讀完一篇報紙上的文章之後,爸爸忍不住在廚房裡來回踱步,叫罵著說:「難道這個國家就不能容許有其他的想法和聲音嗎?希特勒把持整個內閣為所欲為,不但剝奪所有公民的權利,而且還放任他的突擊隊員到處找人麻煩。他打的主意就是要清除異己,打造一個純淨的德意志民族!」

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純淨的德意志民族?是膚色要潔淨無瑕,還是輪廓完美嗎?弗烈德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心中感到擔憂,胃也揪結了起來。因為他兩者都不是。

他下意識地將手指伸進頭髮裡。弗烈德和爸爸一樣擁有一頭濃密的金色捲髮,他甚至可以感覺到自己的頭髮在濕潤的空氣裡微微捲曲。只是,捲髮對他來說一點好處也沒有。不論他的頭髮長得多長,它們只會往外捲,從來不會垂下來。他總是在想,假使他有一頭直髮那該多好,這樣他就可以拿頭髮來蓋住臉頰了。但現實就是如此,他臉上的胎記藏也藏不住,彷彿有人從他的額頭往下到脖子畫了一條線,在線的一邊,他的皮膚和其他人沒什麼兩樣;但另一邊,看起來就像有人拿了紫色、紅色,還有咖啡色的顏料抹在他臉上,讓他那一側的臉頰看起來就像顆斑駁的李子。他知道自己看起來有多嚇人,又怎麼能去責怪別人總是用異樣、驚恐的眼光盯著他呢?

他轉過下一個街角,來到大馬路上,當他經過音樂學院的時候,聽見樓上傳來鋼琴聲。那是貝多芬的《給愛麗絲》。他不禁停下腳步、抬起頭,完全沉浸在鋼琴的旋律中。

他不自覺地揚起手,跟著歌曲的拍子揮動。當弗烈德幻想著鋼琴家正按著他的指揮演奏時,忍不住露出微笑。他閉上雙眼,想像音符灑落在他的身上,洗淨他不完美的臉龐與心靈。

突然間,一陣刺耳的汽車喇叭聲響起,倏地讓他從幻想中驚醒。

他趕緊將雙手塞回口袋,再度低下頭往前走。他踢著路上的小石子,一股混合著希望與擔憂的感覺油然而生,那是他相當熟悉的感覺。新年過後,他就要參加音樂學院的甄試了。自從有記憶以來,他就一直在準備音樂學院的入學考試,如果到時候他的表現不夠理想,那該怎麼辦呢?就算通過甄試,結果真的會比被拒絕入學來得好嗎?或者其實更糟?這些沉重的問題不斷湧現,他的心頭有如被一顆大石頭壓著。為什麼他會對同一件事物感到強烈的渴望,同時卻又如此害怕呢?

弗烈德深吸了一口氣,繼續往前走。當他距離校園愈來愈近,他像平常一樣在心裡暗自祈禱:「拜託,不要看我,不要注意我。」他多麼希望爸爸過去說的那些話可以幫他壯膽。「一步步往前走,不要停。別把人家的愚蠢無知當一回事。」但現在爸爸不在身邊,弗烈德只覺得心臟差點蹦出胸口,呼吸也愈來愈急促。他緊張地四處張望。

階梯上一群男孩子對他指指點點,有人在竊笑,還有人裝模作樣地露出害怕的表情。弗烈德用手遮著臉,垂著頭,大步繞過人群。他愈走愈快,幾乎就要跑了起來。

戰爭遊戲 安德闇影 籃球男孩21 忘記告訴你的那些事 那年春假,貓,小哲與我
定價360元 定價380元 定價320元 定價320元 定價320元
放入購物車 放入購物車 放入購物車 放入購物車 放入購物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