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細心感受
任何一個角落,都能有幸福的滋味

幸福青鳥不曾離去,哪裡是你的幸福角落?

作者林保寶帶來了100位朋友的幸福良方,
在家人的陪伴中、在獨處的時光中、在工作的步伐中,
100個令人心頭一暖、嘴角微微上揚的溫柔時光,
我們會發現:幸福俯拾皆是,
只是容易被我們一個匆匆的轉身而忽略。

 

如實|平淡|滋味|樸素|鄉土|寫實|開心|微笑|新鮮|靜好
總有一種,專屬於你的幸福角落,等著你細心感受。

 

   
     

雲門舞集剛結束台北的戶外公演,桃園的戶外公演即將展開,隨即要赴香港演出九歌。
一位熟識林懷民的老友笑說:「他那兒只有忙亂角落。」在八里雲門舞集的排練場,林懷民利用排舞空檔,硬是擠出午餐時間接受兩個採訪,他說:「在忙亂中把事情做完那一霎,我是幸福的。」
二○一二年雲門台北戶外演出時,四萬人觀賞,秩序好得不得了,散場時沒有留下垃圾。
「離開兩廳院,我回家的時候是幸福的,」林懷民說:「這幸福中有偉大的感恩。」對所有參與者的感恩,包括義工、搭台工人以及每一位了不起的觀眾。
「突然間發現今天晚上可以在家裡,」林懷民的另一個幸福是,「居然行程表上有一個空白。」有時林懷民不敢相信,還打電話問助理有沒有寫錯。林懷民難得沒事的時候,他在家裡掃地、擦地板,大多數的時候他洗盤子。
「這個時候我覺得非常的幸福,」林懷民忍不住輕嘆一口氣說:「大概是因為洗盤子是我人生中很少有的可以獨力完成、做到完美境界的事情。」
林懷民「幻想」的幸福是從雲門退休後,可以當「個體戶」,只對自己負責。在目前忙亂的生活中,林懷民停下來,閉上眼睛,深呼吸幾次,就可以繼續再往前走,這時後方的排練場傳來音樂聲,林懷民即刻轉身繼續下一個工作。

     

電影《賽德克巴萊》打卡板,靜靜靠在魏德聖位於南京東路四段的果子電影公司辦公室窗邊。上面寫著電影殺青日期「2010.9.4」,「我這輩子沒有比電影拍完那天更滿足,」

魏德聖說殺青那天是最感動、不可思議的一天。

穿著新電影《KANO》的黑色T恤,魏德聖認為幸福是「剛剛好的滿足」,不會多到承受不住,也不至於努力後什麼都沒有。海角七號》票房超過期待,是市場的滿足;《賽德克巴萊》籌備十三年,由不可能到終於拍成,是製作上的滿足。每部作品完成都有滿足的幸福,魏德聖立刻構思下一件作品。

「電影滿足講故事的欲望,」魏德聖心中有個故事想講給大家聽,他就拍成電影,讓大家知道故事好在哪裡。新作《KANO》魏德聖講台灣第一支棒球隊的故事,雖未贏得冠軍卻得到五萬五千名觀眾最熱烈的掌聲。「有些事、有些人不能被遺忘,」他說。

電影是眾人合作的成果,人、事、物繁雜,常無法控制。「看書也很難靜下來,」魏德聖坦言在盯拍片進度時,回家想放空也放鬆不了。有天拍片回家,魏德聖突然很想養魚,他找了一大水缸、接雨水開始養魚。「看魚時,心情舒服平靜,」魏德聖說。進辦公室,他第一件事就是餵魚,在有魚的角落坐一陣子,才開始工作。今年,魏德聖跟當兵的朋友環島一周,「享受走路」。


     

薰衣草森林創辦人之一的林庭妃喜歡彈鋼琴,彈琴讓她忘記快樂悲傷、忘記時間。貝多芬的樂曲時而磅礡、時而憂傷,讓林庭妃融入心情,時而激動或柔軟,享受陶醉在琴聲中。喜歡喝咖啡的她,愛拿鐵的咖啡香融合牛奶的滑順。在台中朝富路薰衣草總部樓下「好好」餐廳靜靜坐著,「談話聲中有音樂,看一本喜歡的書或雜誌,」林庭妃說:「咖啡館是幸福製造所。」

幾年前在法國普羅旺斯山城小角落,喝咖啡的悠閒仍在心中。林庭妃常從城市溜回新社薰衣草森林的家,在園區看綠色植物發呆。「客人不多時,像是自己擁有整片花園山林,」她安安靜靜坐看屋前風鈴木,「山夠深,被山包圍的感覺,很有安全感。」喜歡薰衣草的花,但林庭妃愛用檸檬百里香入菜的味覺。「聞到檸檬百里香,好像不是第一天認識,有種懷念的感覺,」她說。薰衣草森林創辦十二年,「想開咖啡店的衝動,意外走出精采人生,」林庭妃的幸福在於滿足一個小小心願、接到好久不見好友的電話,或跟朋友分享開心事時,「朋友跟著我笑了。」

「想了一星期,終於喝到一杯好咖啡,當下內心的感覺是幸福的,」林庭妃說。想有間房子,陽台種香草、綠意;有鋼琴的書房;廚房可以做想做的料理。其實林庭妃的願望是「好好過生活」。


 
 
 
 
 
  我是馬克 Bonjour 小姐
Linda的貓咪漫畫 ㄇㄚ幾 小千千的夢遊仙境
小島冰塊 毛毛蟲 豆苗先生
波蘿麵包 狗與鹿 阿波的畫筆兒
恰爾斯 原po的老公 原來我真的很瞎
救客人 喂,wei 無奈熊
黃色書刊 溫蒂妮 熊 秋葵